今天美術課老師讓我們戶外寫生,剛好讓我有機會跟筱儀談談佳青昨天告訴我的事情,

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筱儀,筱儀聽完後放下炭筆,對我說:

妳知道了喔! 我是因為我哥的關係,才會認林可柔當乾姐的。

我只告訴妳,妳聽到的事,有一點是不正確的。

有一點是不正確的? 我心裡的問號越來越大了。

怎麼說? 我問。

我不想說太多,我只告訴妳,苗子傑一點也不會花言巧語,我相信妳應該比我更明白才對。

既然筱儀不想多說,我也不想問下去,我的心裡,選擇相信苗子傑。

 

子傑:

近來好嗎? 快放寒假了,老師都在趕課,有些課外活動被取消了,蠻討厭的。

最近發生了一件事,讓我覺得有些煩心,這件事還跟你有關,不過我相信會圓滿的解決啦!

你呢? 最近好不好? 等你的回信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培茵

 

哦喔!! 我就知道你會誤會,信中說的這件事,並不是指苗子傑和林可柔的事。

而是怡君學姐告訴我,訓導主任最近在「檢查寄到學校裡給學生的信。

怎麼檢查? 當然是偷拆開來看囉!

之前有封信怡君學姐來不及幫我攔截,就被訓導主任「檢查過一次。

因為苗子傑在學校是風雲人物,怡君學姐告訴我訓導主任有特別關切了一下。

信被拆我當然不太高興,畢竟我很注重私人隱私。

所以請怡君學姐幫忙偷偷攔截苗子傑寫給我的信,沒想到怡君學姐幫忙的方式還真勁爆,

她跟訓導主任表明她快升國三了,讀A段班的她課業壓力會變得很大,所以推薦我到訓導處幫忙。

怡君學姐笑說:妳自己攔截信件,不是更方便嗎? 哈!」

因此我進了訓導處,自己攔截苗子傑寫給我的信。

 

培茵:

看了妳的信,我想我知道妳說跟我有關的事是哪件事了,妳應該是從筱儀那聽說的吧!

那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痛,如今又被提起,心裡還是很難過。

曾是我努力用功,改變我內向個性的原動力,她讓我做了很多改變,

但這些都已經過去了,我不知道妳知道這件事之後,會對我做何感想?

我只想說,或許以後就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子傑

 

吧!吧!苗子傑也跟你們一樣,以為我說的那件事是指他跟林可柔之間的事。

什麼叫做或許以後就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了? 難道我們以前不是朋友嗎?

看完信真是滿肚子火,還問我做何感想?

感想就是恨不得馬上把苗子傑抓來潑他一臉水,再把他罵得狗血淋頭,讓他清醒一下。

從頭到尾我都沒對這件事跟他做出任何反應,就直接把我否定掉。

 

子傑:

看來真是誤會大了,我所說的「這件事」,是指訓導主任會偷拆你寫給我的信的事,

不是你所說跟「有關的那件事。

不過你跟她的事我早在三個星期前就知道了,但不是筱儀說的,而是劉佳雲的妹妹告訴我的。

OK! 既然你都主動提了,剛好可以開誠佈公地來談談這件事。

我真的要罵一罵你,如果我真的在乎這件事,早在剛知道這件事時就會問你了,

何必等到你提起時才說? 每個人都有過去,過去的事就該讓它過去,不是嗎?

不要讓過去牽絆現在的你。

我並不是個會計較別人過去的人,沒必要為了過去的事來影響我們之間的友情,

以前是以前,現在是現在,我認識的是現在的你,這樣就夠了。

讓你想起傷心的過往,我很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

至於是不是朋友,就看你的決定,至少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培茵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iona 的頭像
Fiona

Fiona的生活點滴

Fio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